可穿戴设备市场究竟怎么了

http://www.b2b.hc360.com2017年08月29日09:39 来源:BOF时装 T|T

    曾经红极一时的可穿戴科技市场现在似乎找不着北了。过去有什么成功与失败的经验?未来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美国旧金山——这听起来无疑是一记死亡警钟。

    英特尔的战略转型反映出可穿戴技术行业在整体上面临着更大的危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能研发出真正让消费者觉得有吸引力的产品。这一领域的早期进军者Jawbone在过去20年中筹得9亿多美元,一度在2014年估值高达32亿,今年6月开始破产清算;Fitbit在2015年6月公开上市时筹得7.3亿美元、价值超过40亿美元,今年2月以2300万美收购了智能腕表初创公司Pebble,价值也跌落到目前的13亿美元。

    研究公司StrategyAnalytics数据显示,Fitbit在全球可穿戴设备市场份额在2017年第2季度跌至16%,低于2016年同期的29%;同一季度,Fitbit卖出370万件智能鞋履,低于2016年第二季度的570万件,营收达3.53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5.86亿相比下降40%。截至本季度亏损达6300万美元,去年同期的盈利则略低于1000万美元。可以肯定的是,Fitbit面临的挑战与通常被人们作为健身追踪设备的AppleWatch以及中国的竞争对手小米加类似产品带来的更激烈竞争有关。市面上对Fitbit产品的需求不高。

    目前状况与2013年相比完全不同,瑞士信贷(CreditSuisse)当时发布的报道指出可穿戴技术市场已经走到“拐点”,并将对经济产生“重大与普遍的影响”,在三到五年前的2013年左右估值达到300至500亿美元。此前一年,时装已经搭上了这趟车,引起了所谓的“可穿戴季节”潮流。2012年9月,DianeVonFurstenberg的T型台上走来的是佩戴谷歌(Google)的联网眼镜,终场时设计师与Google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共同谢幕(SergeyBrin);2014年,ToryBurch与Fitbit合作设计配饰系列,设计出可嵌入Fitbit产品的时尚表带;同年,三星(Samsung)的GearS智能腕表亮相DieselBlackGold时装发布会;截至2015年,RebeccaMinkoff已首次推出了自家可穿戴设备;2016年,美国时尚巨头RalphLauren推出了名为“PoloTech”的智能T恤来监控穿戴者的心率、呼吸与运动。但时尚界的可穿戴技术联姻至少不能说很令人信服。

    尽管其中多数设备远远落后于此,有些设备还继续在市场上制造与销售。GoogleGlasses谷歌眼镜(GoogleGlasses),已经在2014年被市场淘汰出来;ToryBurch的配饰依旧能在数个零售商处销售,但是Minkoff的产品已经无迹可寻。OpeningCeremony得到英特尔支持设计的MICA手链也是一样,这些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严肃的产品。

    AppleWatch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或者是最失败的——可穿戴产品,这就取决你问的是谁的意见了:起初打着科技时尚配饰噱头进行营销的AppleWatch,因为在表壳与表带上给出了几个审美高级的选择而功德圆满,其中甚至还包括一款与Hermès联合设计的产品。但随着苹果公司(Apple)设备的市场占有率增加,多数消费者并非出于审美购买该产品,而是为了健身指标追踪、通知与计时等实用功能。

    苹果手表的业务还在增长。StrategyAnalytics表示苹果公司在2017年第2季度售出280万件该设备,在全球可穿戴设备市场占据13%的份额;2016年第2季度仅出货180万台,占到9%;尽管发货设备数量并不代表实际销售量——只是表明公司向商店送出设备的件数(苹果公司并不公开AppleWatch销售数量),但首席执行官TimCook在8月初表示,该设备销量自去年以来实现50%增长)。在最新财政季度,苹果的“其它产品”类别(包括AppleWatch、AppleTV、Beats电子产品、iPod与配件)创造了27.4亿美元的销售额,与2016年同期相比增长23%。

    传闻苹果手表的下一代传言包括支持LTE,意味着使用者无需将其绑定在附近某台iPhone才能拨打电话或使用其它连接服务。对部分人群来说,这将使得AppleWatch更有用,能够接近一台电脑而非一只腕表的功能。但这也不会让AppleWatch更时髦。

    但是,可穿戴设备真的要时髦才能成功吗?许多人认为功能性还是排在第一位。

    功能第一

    如果没有科技加持,一只好看的戒指、项链或手镯就只能是一件首饰。苹果产品简洁与实用主义的设计理念已经传遍全球,但究其根本依旧是功能性让用户建立真正忠诚度。

    就整体而言,可穿戴设备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产品保有率。“随着时间推移,这些产品的使用量大幅下降,”加利福尼亚帕罗奥拓的风投基金SoftTechVC也是FitTech的早期投资者,该公司合伙人StephaniePalmeri表示,“这些产品还要充电,之后你还得记得要安到手表、戒指或者手镯上。”根据高德纳咨询(Gartner)在2016年的一份报告,智能腕表的弃用率为29%,健身数据追踪器则是30%。此项调查在澳大利亚、美国和英国对9592名受访者进行在线采访。

    “约有35%的人在购买了追踪器设备6个月左右就不再使用,”NPD集团互联情报主管WestonHenderek说:“这个比重很高。”

    这么高的弃用率,部分原因与设备需要不断升级的现实有关(比如买了第一代AppleWatch之后会买第二代)。将可穿戴设备作为礼品赠送他人也将面临更高弃用率。“我们都懂的,如果这一类产品是别人送你的,你就不太可能坚持用下去,”Henderek表示,“如果是你希望将其作为锻炼计划执行的一部分买了这些产品,你就会更愿意坚持用下去。这比你的妈妈圣诞节和你说‘亲爱的,是时候塑塑形了’,然后给你送了一个追踪器好多了。这样的礼物或许会让你挺生气的。”

    不幸的是,这些产品产生的数据既然不太令人上瘾,也不会制造太高的用户互动率。投资了智能首饰品牌Ringly的风投基金BrooklynBridgeVentures合伙人CharlieO’Donnell表示:“如果你只是把技术搭建起来了,不代表人们就愿意买单。”。肯定有一部分消费者痴迷于收集并监控自己的个人资料,无论是步行步数还是睡眠时间。但大多数人很快就对这种简单的计数测量感到无聊。“很多这些东西设计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很深刻地懂得要怎么真正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O’Donnell还补充说:“这些追踪本身也比较无聊。一旦你达到自己的体重目标,你就没有那么积极使用了。”

    除活动追踪外,其它可穿戴智能社别的主要用途还包括通知推送,比如Slack上有新消息的时候你的AppleWatch会有反应,你的另一半来电时你的Ringly手环会振动一下。但多数时候这些产品只是很笨重。

责任编辑:朱玲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